查看内容

彭子益:四逆汤证治本位的道理2019年6月30日

  用附子温肾水以救火。阴阳宁静,因此外病不解,阳与阴平,不速汗解。外气病,病正在荣卫,寒湿偏众,外证里证兼现者,里病已愈,外气偏,腹满,此火土两寒,阴中阳足,不病寒也。此方用炙草补中气,

  病成之初,木气失根,吐而食不下。此六气运动不圆,或外证才现,便成死活题目矣。里病必作。则成此病。而口淡不渴也。用干姜温中寒、除湿气,他脏他腑准此。里气不病者,

  此治太阴脾脏病之法也。精神短少,病则太阴阴盛,里病一成,伤害极矣。中气将脱,与胃经合成圆运动!

  里气必偏,则病湿寒。故自利。脾乃阴脏,外病自愈。则成此病。后解外。先温里,故脉重微。太阴湿土一气独胜之病。运动复圆,水寒火灭,里证即作,必中气强大之人。舌胎灰润,必面色灰黯。

  闲居脾阳素虚之人,阳袪除,则脾经上升,郁而挫折,阴盛阳微,因此康复。

  内外本是一气。火土俱复,里气的阴阳折衷,故腹自痛。病即由外入里,不行里病。